首頁 新聞中心 時政 獨家 縣區 小記者 教育 醫療健康 美食 金融 旅游 汽車 冰雪網 數字報刊 清水社區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新聞中心 > 張垣人物

【舊時光·綠皮車】解放初期京張鐵路旅途見聞

2019-12-20 16:03:58  來源:張家口新聞網

  綠皮車情懷

  綠皮車情懷

  綠皮車情懷

  ◎紀念

  我最早接觸京張鐵路,是1949年年底。那時北京剛解放不久,母親分配工作,從北京來到了宣化縣人民政府。由于我們是烈士遺孤,宣化縣政府把我和弟弟,送到了當時的察哈爾省干部子女小學讀書。學校在張家口市,我們在學校里住宿,同時享受全公費的待遇。

  放了寒暑假,我們回宣化同母親團聚,又時不時去北京看望爺爺和奶奶,所以有幸在京張鐵路上頻頻往來,穿行于北京、張家口、宣化之間。我們自行買票上車,一路安全無憂。鐵路沿線的風貌,列車上的情景,都給我們留下了深深的印象。我們同京張鐵路,建立起了割舍不斷的深厚感情。如今雖然60多年過去了,但那些悠悠往事,仍在我的腦海里清晰地浮現著。

  讓我先從京張鐵路的起點,北京說起吧:解放初期,北京城池還很完整,北京站也不在今天的地方,而是在前門樓的東南側。那時豐沙錢(豐臺到沙城)尚未建設,從北京開往西北方向的張家口、包頭的列車只能從八達嶺官溝穿過。這趟列車從北京站開出以后,要從外面繞行半個北京內城的城墻,路過東便門、朝陽門、東直門、安定門、德勝門和西直門,然后向南口方向開去。這幾個城門,幾乎都設站,其間西直門算大站,停車5-6分;其它站算小站,停車1-2分鐘。

  那時爺爺、奶奶住在安定門以內。我們去張家口、宣化都在安定門車站上車。出了安定門往東不遠就是火車站。當時的安定門外,建筑物寥寥無幾,僅在傍門臨路的地方,有些零零星星的商鋪和民居,其它都是農田和荒野。最為明顯的是北面3-4里的地方,有一道荒蕪土城墻,那是昔日元大都的土城墻的遺址,它給人以無限的蒼涼之感。立在站臺上東望,能看到東直門和安定門之間,城墻拐彎的地方。一會兒,傳來了火車“嗚嗚”的叫聲,緊接著烏黑的火車頭在城墻拐角冒了出來,煙筒吐著一縷縷的濃煙(那是蒸汽機車頭),緊拂著城墻往上飄。跟著一輛又一輛的綠皮車箱,也貼著城墻拐角鉆了出來。對這一景觀,我印象很深。順著城墻行進的火車,宛如大龍孕育出來的小龍,它在臥著的“龍媽媽”身邊飛快地爬行,然后脫離母體,駛向遠方,畫面靈動,充滿了神韻。

  由于人口流動量遠不如今天,往北京西北方向開的客車,只有北京至包頭的,張家口屬過往站,每日車次僅兩次,列車車箱僅拖8節而已。上車以后,一般都有座,擁擠的情況很少見,火車票上尚未印坐位號,車箱一律是綠皮的,坐位統統是硬木的,一切都顯得簡陋,樸實無華。

  火車從西直門站開出以后,速度加快了。北京西北郊廣闊、濃郁的田野在展現,清華園、清河、沙河等車站,稍停停就走,一路上除了農田,建筑物零零散散。約1小時就到了華北大平原的終端,軍都山南面的豁口——南口。南口是個大站,停車20多分鐘。聽說南口這個地方廣東人的后代很多,那是當年詹天佑先生修建京張鐵路時,從他老家廣東帶出來的一批工人,鐵路建成后在此定居下來,維護管理著這段鐵路,繁衍生息至今。火車之所以在南口停車20多分鐘,那是因為火車進入官溝以后要爬陡坡,就象人一樣要耗費很大的力氣,必須在這里勵兵秣馬,加足煤加足水,還要掛上一個火車頭從后面推,停車時間短了是不行的。

  軍都山雄偉,險峻,綿延不斷,火車在山中的官溝里行進,速度很慢,爬坡時十分費力 ,呼哧呼哧的,象人在喘氣,經常不到站就停下來,歇歇繼續開。到青龍橋站時,見人們紛紛下車,原來是去站臺上瞻仰詹天佑先生的銅像。從青龍橋站開車以后,見車頭變車尾,車尾變車頭,走人字形的緩沖路,這是詹天佑在鐵路工程建設上的一項杰作。在官溝里最引人注目的是長城,它依山就勢,宛如長龍,雖然有些地段開始坍塌破損,但不乏一種殘缺之美,蒼涼古樸的韻味。長城上下游客寥寥,我分析那是解放伊始,人們剛進入溫飽,再者有關部門尚未認識到長城旅游的價值。后來,長城不斷地得到修復開發,游客蜂擁而至,這里變得熙熙攘攘,但感覺長城的原汁原味缺失了。

  過了八達嶺,地勢變緩,火車的速度加快,不一會兒,就進入了桑洋盆地。它是桑干河、洋河、媯水河匯合之處,三川合流,形成了永定河。當時這里還見不到官廳水庫的影子,這里不但是魚米之鄉,又是花果之鄉,春、夏、秋三季,果花香、稻花香、水果香,微風吹送,香飄四野……

  火車再向前,1小時多點兒,就到了下花園。下花園,多么好聽的名字呀!但它名不符實,反差巨大,但見許多建筑物,馬路和樹葉都是黑呼呼的,一旦刮起風,黑粉塵掀天掀地,令人苦不堪言。火車站偏南,有一高坡,臨站的一面坡度較陡,向南煤礦的一面坡度較緩,見上面有一群工人,依次推著礦車,在小鐵道上吃力地行走,礦車里裝滿了煤,推車人的手臉和衣服,同煤的顏色相同,他們這些人被戲稱為“煤黑子”,他們奮力把礦車推上高坡后,一個翻轉動作,只聽見嘩啦一聲響,煤就全倒進了停在下面的一輛輛的貨車里。然后他們拐個彎兒,原路返回,繼續去礦上裝煤,晝夜不停。好多年以后,礦車變為電力推動,勞力省下來了,效率提高了,這是后話。

  下花園一過,半小時就到了宣化。宣化被稱為京西第一府,歷史悠久,在火車上能看見它的南門樓,高大莊嚴,典雅古樸,城墻完好無損。鐵路沿線的房屋,以古舊低矮的平方為主,偶而見到幾座樓房 ,也僅僅是2-3層的小樓而已。宣化以葡萄和鐵聞名于海內,詩云:“半城葡萄半城鋼”,這些特征在火車站和附近,都得到了充分地展現。金秋來臨,葡萄被裝進柳條編的藍子里,3斤5斤等,在站臺上,它以獨有的綠寶石般的光澤,濃郁的芳香,吸引著火車上的旅客,旅客紛紛下車,爭相購買,他們不但要自己享用,還要多買一些,做為果中珍品,贈送給異地的親友來共享。

  宣化是個重工業基地,有兩座頗具規模的煉鐵廠,被稱為一分廠和二分廠。一分廠別稱外興華,在西邊緊挨著火車站,火車從宣化站向西開出不久,速度尚慢,廠容廠貌歷歷在目。見它的廠房,路面都呈現出紅色,若趕上工人下班,看見一群人站在橫木鐵道路口,等著通過,他們身上的衣服,也被染成了紅色,甚至他們的臉上,手中拿著的飯盒上,也殘留著紅色的痕跡,列車里有人笑著說:“快看看這些紅紅人!”這是鐵礦石的顏色,諸多礦粉隨風處處飄楊,無孔不入,它的滲透力極強,傾盆大雨也沖不掉。

  下花園和宣化相距30公里,前者產煤以黑著稱,后者產鐵以紅聞名,它們是煤礦工人和鋼鐵工人的匯聚之地。煤礦工人和鋼鐵工人是產業工人的主力軍,是共和國的支柱,正是這些“煤黑子”和“紅紅人”,他們為了新中國的建設事業,勇挑重擔,不怕苦、不怕臟,不怕健康受影響,他們是我們時代的英雄和楷模。(后來,經過不斷地治理,這些“紅”與“黑”的不良環境,正一步步退出歷史舞臺)。

  張家口在宣化西北方向近30公里,那時京張段尚無快車,逢站必停,加上八達嶺段崎嶇難行,故此北京至張家口行程要6個多小時。張家口是個小盆地,依依群山環繞,從列車上望去,盆地里的城市風光,別具一格:但見一片片鱗次櫛比,象波浪一樣起伏的房屋,或徜徉于清水河畔,或分佈于山坡之上,錯落有致,樓房雖然不多不高,但整個城市顯得質樸,自然、祥和。張家口這個小盆地,堪稱文明的搖藍,她培育出了往昔民族團結的商貿文化,在京張鐵路開通以后,又培育出了一座塞上的工業重鎮。

  下了火車,是站前的小廣場,在出口道上一字排開,擠滿了招攬旅客生意的人;有些人舉著寫有旅店名稱的小布簾子,高調呼叫;那些拉洋車的人,也笑臉一擁上前。當時的張家口尚無公交車,坐洋車是最好的代步工具了。車站附近,商店云集,它們是張家口的窗口,商品種類繁多,五花八門,但最受青睞的,還是張家口的土特產,什么口蘑呀,各種皮貨呀,奶制品呀……做生意的人,來張的旅客顧客,聽講話,有張家口的鄉音,又不乏關南各地的方言,還有穿著蒙古袍的兄弟民族的身影,有時還會碰上幾位碧眼金發的外國人,別人告知我,這是來幫助建設張家口的蘇聯專家。

  七十年滄桑巨變,時代飛速向前,隨著京張高速鐵路投入運營,張家口將迎來一個新的時代!

責任編輯:楊舒帆
張家口日報官方
微信“張小全兒”
張家口新聞網
官方微博
【張家口新聞網版權聲明 】

1.本網(張家口新聞網)稿件下“稿件來源”項標注為“張家口新聞網”、“張家口日報”、“張家口晚報”的,根據協議,其文字、圖片、音頻、視頻稿件之網絡版權均屬張家口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 未經本網協議授權,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 時須注明“稿件來源:張家口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2.本網其他轉載稿件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或版權所有者在一周內來電或來函。聯系電話:0313-2051987。

283打鱼李逵劈鱼外挂